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健康常识>艾滋病

HIV感染的诊断:写给“恐艾者”的一封信

文章来源:本站作者: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02日 点击数: 字体:

这一次,说说传播途径。
有人会说了:老生常谈,再简单不过了。

果真如此吗?即便如此,它也是最关键的问题,仍然有必要说说。
HIV
的传播途径有三:血液传播、经性传播、母婴传播。

先说血液途径。输血(或血液制品)、共用注射器静脉注射毒品、针刺(医务人员治疗护理艾滋病毒阳性者)是最经典的血液传播的例子。输血危险性最大,除了艾滋病毒,还有许多其他的病原体都可经血传播。所以,能不输血就尽量不输血。关于输血传播,最令我疑惑的是输了艾滋病毒阳性者的血,竟然不是100%感染。美国CDC的资料认为感染风险是9000/10000

注射吸毒就不说了吧,灵魂都被扭曲了的人会“恐”吗?

针刺感染一直都是像我这样从事艾滋病诊疗护理的人面临的最大职业风险。美国曾经在6000多例针刺(或切割)职业暴露中发现了20例被感,感染风险0.3%。注意啊,对方全部都是艾滋病毒阳性患者。有一段时间,京城闹了一阵“扎针”恐慌,说有人专门拿装了艾滋病人血液的注射器在公车上扎针。一时间,到我们门诊求诊者数以百计。但最终没有一例感染的,好像公安部门也没有抓到真正的拿艾滋病血液针具扎人者。
   
含有血液的体液也有感染的风险,但我不知道其风险多大,但我知道它很小。
   
唾液传染吗?据研究,每毫升唾液仅含1个病毒颗粒,不足以感染。但是,如果唾液含有血液,风险就升高了。美国CDC认为无套口交风险为万分之一。
   
一起吃饭会不会感染?有人也会因为共餐而惶恐不安。其实,胃液足以杀死病毒,我本人就曾多次和感染者共餐过(桌餐,非自助餐)。有人会强调口腔溃疡。可是,有食物的混合,与你的溃疡接触的病毒又能有多少呢?
   
性途径感染是“恐艾”的重点。确实,性途径是艾滋病毒传播的主要途径,世界上70%的艾滋病都是通过性途径传播的。我国目前在报告的艾滋病毒阳性者中性途径感染占不到20%,但性途径传播上升很快,估计不久就国际化了。食和性,是一切动物的基本能力,也是生存的必备条件。人也是动物,自然不能例外。合乎法律合乎道德合乎情理后,性有什么可受指责的吗?当然没有。可就是这个本能的性,让许多人陷入了噩梦的深渊。
   
找我咨询的“恐艾”者,性的方式,也形形色色。有人是“推油”,有人是带套和“小姐”性交,有人是无套和“小姐“性交,有人是和网友,有人是在酒吧找的“一夜情”,有人是和相熟的同事朋友同学等等。还有人是和恋爱中的女友做爱,竟然也恐。
   
到底这些该不该恐?该不该化验呢?
   
无套性交和口交,肯定有感染的风险。风险多大呢?具体见我的帖子:高危后感染的危险到底多大:最权威的数据。在此不赘述。
不同人群的阳性率不尽相同,所以,和来自不同人群的个体“高危”,感染风险各不相同。现阶段国内“小姐”阳性率低于1%(个别地方稍高),男性同性恋人群阳性率约10%,而一般人群阳性率多少呢?你可以自己计算:中国目前估计有70万感染者,全国13亿人口,你自己除一下吧。风险自是极小。但是,我还要强调:一次高危也可以感染。我们说假如对方是阳性,无套性交的危险性是千分之一,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是说,假如1000个人分别和艾滋病毒阳性者无套性交一次,可能有一个人会感染。但你要知道,这一个人是一次高危。
说一个人有没有感染,只有靠化验;而判断一个人感染的危险性,就得拿统计学来说话了。而这里面最最重要的,还是“途径”。就是说,你是怎么样的“高危”?甚至,你是“高危”吗?